毛泽东临终之际特意召见谁?

叶剑英:主席为什么要第二次看我呢?

据最新出版的《毛泽东年谱》(1949-1976),毛泽东临终之际,曾特意召见叶剑英。《年谱》记载:

“(1976年)9月8日。在接受抢救……的情况下,全天由工作人员托着文件或书阅看十一次,共二小时五十分钟。最后一次看文件是下午四时三十七分,看了约三十分钟。夜,处于弥留状态。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分组前来告别,依次走到毛泽东病床前,毛泽东以眼睛示意,一一握手。同叶剑英握手的时间,比其他人都长一些。”①

“1980年11月29日,叶剑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联席会议上发言说:‘毛主席临终的时候说,我不行了,快完了。政治局的全体同志到主席那个房子,排队一个个见主席。那时,他的心脏还没有停止跳动。看完后,退回到休息室。过了一会,护士又把我叫到主席面前,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,说不出话来,我又退了出来,不久主席心脏就停止跳动了。当时我就想,主席为什么要第二次看我呢?还有什么嘱托?’”②



田中角荣访华期间举行答谢宴会,周恩来、叶剑英等应邀出席

叶剑英的这一说法,能够得到吴德的佐证:

“向毛主席告别后,我们刚退身到门口,毛主席又让叶帅回去一下,我和先念同志也没有再往外走,就站在门口了。我看见叶帅到毛主席身边和毛主席握手,毛主席好象要说甚么话,但已经说不出来。叶帅停了一会儿就出来了。”③

但吴德的回忆与叶剑英的说法,仍存在一些细节上的冲突。按叶的说法,其再次被特意召见,是众人已“退回休息室”后的事情,如此,除医护人员外,当无其他政治局人员在场;而按吴的说法,他与李先念当时就站在门口,目睹了此次召见的全过程,故能证明毛泽东当时未能给叶留下什么遗嘱,“已经说不出来了”。在该细节上,吴、叶二人的说法,只能有一种为真。

1976年2月份,叶剑英曾“被宣告生病”

再有一个疑问是:毛泽东为何临终之际特意召见叶剑英?毛泽东已经去世,叶剑英作为当事人,也没有提供答案,为史者只好尽可能寻找可供解释的历史线索,以尝试解释之可能。

按文革晚期毛、叶关系之脉络,有两桩标志性事件。其一,林彪死亡,叶剑英复出,毛泽东苦心孤诣对调八大军区司令后,1974年初,江青曾在“批林批孔”运动中两次点名批判叶剑英,指责他让子女当兵、上大学是“走后门”。但当叶就此向毛泽东写检查信时,毛泽东却批评了江青的做法,斥之为“形而上学猖獗”,认为江青所组织的相关讲话,“有缺点,不宜下发”。④

毛泽东曾如此解释他为何不支持江青批判叶剑英:“批林批孔,什么叫孔老二她(江青)也不懂,又加了走后门。几十万人都走后门,又要这几十万人批林批孔。”⑤

第二桩标志性事件,是1976年2月2日,由毛泽东提议,中央发布1976年1号文件,任命陈锡联在叶剑英生病期间,代替叶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——实际上,叶当时并未生病。乃是“被宣告‘生病’”。⑥

如此,对毛泽东临终之召见叶剑英,做出一种精准解读,虽然尚有困难,但目下各类党史著作中流行之解释——“毛泽东临终召唤叶剑英,充分表现了对叶剑英的信任和嘱托之情”⑦——恐怕并非实情。应该注意到,官方权威的《叶剑英传》,对此事,倒并未做出类似的解读。⑧



1976年10月,庆祝粉碎“四人帮”大会上,叶剑英与华国锋、李先念交谈

注释:

①中央文献研究室编:《毛泽东年谱·6》,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,P651,正文。②同上,注释。③吴德:《十年风雨纪事——我在北京工作的一些经历》,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,P229。④《给叶剑英的信(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五日)》,收录于《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》(第十三册)。⑤毛泽东对江青来电话一事的谈话记录,1975年5月,转引自《毛泽东传(1949-1976)》,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,P1731。⑥范硕:《叶剑英的非常之路》,人民出版社2003,P222。⑦吴石坚:《叶剑英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》,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1,P9。类似解读甚多,本文仅举一例,以资说明。⑧可参见:《叶剑英传》,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,P379-380。

来源:qq
声明:本站内容如果来自互联网及其他传播媒体,其版权均属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

毛泽东临终之际特意召见谁?